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射手座中的儒家

 
 
 

日志

 
 

旁观财经作家之小和新书《我们怎样阅读中国》  

2010-03-30 19:37:35|  分类: 读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见刊于《出版人》:

有教堂的市场经济

燕舞

集纳了小和近年书评、艺(影)评的新作《我们怎样阅读中国》(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出版社,2009年9月),扉页上收了他的一首诗《拉奥孔》,这种版式应该是对他所推崇的“横跨古典文学、法学和神学三大领域的大学者”冯象的一种致敬,因为“冯先生总是在他的书的扉页,放上自己当年写下的小诗”(P212).

这篇《冯象的才华》虽然没有评述冯象的具体作品,只是记述了2007年3月在清华大学法学院听冯象的两场演讲的听后感,外加作者向冯象请益的心得,但这种知人论世的泛书评还真让人耳目一新。

正是因为基督徒的身份,小和对《圣经》有更切身的体悟,所以他钦佩“冯先生直接从希伯来语《圣经》开始中文翻译”(P214),但又并不认同冯先生对传统中译本《圣经》“半文不白、诘屈聱牙、洋泾浜中文”的指责,因为“和合本的《圣经》语言恰恰由于不够顺畅、不够现代、不够规范,才显得有棱角、有骨力”(P214)。

基督教信仰的色彩也体现在小和新书的字里行间,如“上帝之下,人人平等”(P13)、“全球化让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有福”(P46)、“上帝作证”(P233)……在书中那些稍显画蛇添足的脚注中,小和不止一次地引用和他亦师亦友的经济学家赵晓在2007年的一篇文章《有教堂的市场经济与无教堂的市场经济》,并肯定其“一直在沿着自由伦理的维度考察中国经济”、“他将研究方向锁定为‘以伦理看待发展’,而其中的伦理表述为新教伦理”(P21);“中国独立阅读报告”中的书友王晓渔在给小和的序中称“‘自由’和‘经济’是贯穿于整本书的两个关键词”、“‘讲经济的自由’和‘讲自由的经济’实为一体两面”(序P4)。因此,不妨认为“有教堂的市场经济”是小和的核心主张之一,当然这里的“教堂”要做宽泛的理解——小和对农民工、棚户区给予了格外多的关注。

而在《阿玛蒂亚·森的良知》和《谁也不是市场的看客》等篇目中,小和将他细读1998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玛蒂亚·森的代表作《以自由看待发展》、《饥饿与公共行为》等收获的“以自由看待发展”的思维范式,来考量和评述当下中国的各种经济、社会和人文现象。这也再次证明,精读一些顶尖学者的杰作,对拓展思维和获取精神养分是多么重要。

《我和何兆武之间的距离》也是我比较喜欢的一篇,小和在考察前辈学人的知识结构和阅读经历时,很坦诚地动用了自己相对应的私人经验。这种“由人(又往往是大学者)及己”的写作路数有时可能给人自负的嫌疑,但它让我觉得特别亲切和可信。当然了,对方法论的推崇也是小和写作的一大特色。   

读到最后,封底勒口简介提到了小和的一本旧作《自由引导奥康》(浙江人民出版社,2008年8月)。经济学家赵晓说“苏小和关于奥康的公司史研究把基本的学术起点陈述为‘自由引导奥康’,言下之意,乃是强调市场化和自由竞争才是奧康这些年发展的基础。”

蓝狮子出版人吴晓波也说,“在奧运所有赞助商中,奥康这家企业以其年轻而格外引人注目。其成功登上奥运舞台的背后,包含了温州企业家独有的敏锐嗅觉、坚定毅力及超强行动力……更为开放的视野及先行的勇气。”

但《自由引导奥康》封面还是奥康董事长王振滔的大幅肖像,加之这本书稿费颇高的传言(我从没有向小和求证过),我还是怀疑它是否属于严格意义的“公司史研究”。我知道我这样的诛心之论有道德主义洁癖,《自由引导奥康》已是小和成名以后的作品,但将《我们怎样阅读中国》的核心概念之一“自由”做一个最形而下最世俗的理解,将经济独立和财务自由看作它的内涵之一,我对小和与吴晓波、陆新之等今日已然风生水起的本土财经作家们仍充满担心,大公司大财团的无形掣肘会或多或少地影响他们独立的商业观察和写作。

在今天这样一个商业社会,传统读书人化解物质生活重压的一个途径,往往是给大企业或大老板写一本“御用”的传记,有了五六位数稿酬后再回头安心读书或创作。但那种不被污染的阅读和写作,真能回得去吗?小和已经是本土财经作家中名列前茅的了,因此有理由对他提出更苛刻的期望。

再吹毛求疵一点,我对《我们怎样阅读中国》的个别论述还是持保留意见。小和在一篇五六千字的文章中就试图回答“谁能发展余英时”这种宏大问题,并称“到目前为止,余英时首先发展了钱穆,然后发展了陈寅恪,并试图比较性地发展马克斯·韦伯”(P173)。小和通读过广西师大版的10卷本《余英时文集》,兴许也细读过钱穆和马克斯·韦伯,但这三个巨大的学术存在尤其是马克斯·韦伯就能那么轻易地置评吗?

而且,在我比较喜欢的那篇影评《愧对梅兰芳》中,小和在谈到中国1930年代以来缺乏大师时说“小说方面,鲁迅之后,只剩宵小”(P233),可即使在文学界内部,对鲁迅小说创作实绩也是有争议的,很多“小说原教旨主义者”就批评鲁迅没有长篇小说。

当然,苛求于小和的这些,我远没有他做得好,他在《我们怎样阅读中国》后记中的话值得我和更多读书人共勉:“不仅要去除来自意识形态方面的阅读障碍,也要去除来自商业方面的利益遮蔽;不仅要防止群体性的盲目阅读,更要防止个人阅读上的画地为牢。”(P246)

  评论这张
 
阅读(2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